国阵征苛税;致使经济不断下滑,人民生活幸苦

国阵征苛税,消费税(GST)之后又加收所得税,双重增税掏空市场资金,致使国家经济疲软,欲振无力。

张健仁是于昨日在国会下议院参与《2018年财政预算案》辩论时指出,国阵实施GST之后,又再以“欺压式”手段向人民征苛税,致使经济不断下滑,人民生活幸苦。
张健仁列出过去几年的政府税收记录:

2014年份
(a)政府收到 的个人和公司所得税 (令吉) 896亿
(b)非直接的税收(出口和进口税,国产税,销售税/消费税)(令吉) 374亿
(a) + (b)= 1270亿

2015年份
(a)政府收到 的个人和公司所得税 (令吉) 964 亿
(b)非直接的税收(出口和进口税,国产税,销售税/消费税)(令吉)532 亿
(a) + (b)=1496 亿

2016年份
(a)政府收到 的个人和公司所得税 (令吉)911 亿
(b)非直接的税收(出口和进口税,国产税,销售税/消费税)(令吉)597 亿
(a) + (b)=1508 亿

2017年份
(a)政府收到 的个人和公司所得税 (令吉)978 亿
(b)非直接的税收(出口和进口税,国产税,销售税/消费税)(令吉)604 亿
(a) + (b)=1582 亿

2018年份
(a)政府收到 的个人和公司所得税 (令吉)1046 亿
(b)非直接的税收(出口和进口税,国产税,销售税/消费税)(令吉)648 亿
(a) + (b)=1694 亿

在2014年,政府收到的“个人和公司所得税”只是896亿令吉,而其‘非直接的税收’则只是374亿令吉。 那时没有GST。 但是,国阵政府在2015年实施GST,除了‘非直接的税收(包括GST)暴增至532亿令吉(增加160亿令吉),其所得税的税收也暴增70亿令吉。 这是一年之内,多了230亿令吉的税收。

“这些政府增加的税收,都是来自普通小市民的荷包。 换言之,也就是说,在实施了GST之后,一年时间之内,普通人民口袋少了230亿令吉。”

他也说,根据政府财政报告的记录,与2014年(实施GST)之前相比,2016年人民有多还了240亿令吉,2017年人民多还了310亿令吉,而预算中的2018年,人民则将多还420亿令吉。

“遗憾的是,国阵的议员对于政府如此的税收增加引以为豪,感到骄傲。 且知,这些税收都是来自普通人民的血汗钱。 国阵的议员是把自己的骄傲建筑在人民的痛苦上。”

张健仁指出,在经济学而言,政府的税收是一项市场资金的“抽离”,它是对经济成长有着负面效应的。 自2015年实施GST以来,2015年政府增加的“抽离”市场的税收是230亿令吉、2016年240亿令吉、2017年310亿令吉及2018年预算的420亿令吉。

“这就是为何,每年政府提呈预算案时都自称是亲民预算案,但是,人民的生活却每一年都越来越辛苦,原因就是政府从人民身上抽的,远远多过它给回人民的。 而且,这些‘抽离’市场盘大的资金,更加剧经济的下滑和人民的收入。”